切换到宽版
  • 122阅读
  • 3回复

七年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From_HMX
 
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  发表于: 05-11
惯例 一楼喂熊
离线From_HMX

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发表于: 05-11
从前 历史的回忆 记忆的证明

从前......百度化学吧旗下有四个实验室——魔神实验室、M实验室、天启实验室和卡曼奇......

中二年代,不知是因何种机缘,在搜索引擎中输入“化学”二字时,就到了这么个有趣的地方。
我很庆幸在那时赶上了互联网最好的年代。发贴不用注册,网友素质也较为优良,网络上的文字也没有现在那么阴阳怪气,讨论问题时也仅限于讨论问题的本身。在那个IE6.0图标在街边网吧的电脑上泛滥的年代,我们之间的信息也仅依靠着几十K的速度传递着,以至于图片在那个年代被看作是珍贵的信息。毕竟作为学生的我们,手里没有可以随时记录照片的设备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作为在贴吧的首个落脚点,就这样在化学吧常驻了下来,而对星图的记忆,大概也是从这里开始的。

在我印象中,星图是个很严谨的人,严谨又不失幽默。当年在贴吧里和实验党们玩得甚是欢乐,在08年大和谐之后,似乎是受了破蛇的影响,星图就开始做起了滴胶干花标本和透明生物骨骼标本,原本中二的小伙伴们也开始从能材和化尸水中转行。当年贴吧不缺闹事者,像是超理ZMY和万草等,再到后来的SYS打假,折腾得不亦乐乎。

08年6月化学吧被封吧,而后吧友们就转移到了现在的NEO化学吧。我也是那个时候转移过来的,星图的UID是8,我的是11,我们是较早从化学吧转移过来的一批人。NEO站火了一段时间,现在已然成了纪念碑,想来站长几经换人最后由ZDF接管,也是艰难中的最好归宿了吧。希望NEO站能一直存在下去。

2011年年底我北上去找NEO,期间有考虑过悄悄面一面魔神RDX和卡曼奇,但不知道怎么开口,最后就搁置了下来。好在14年去北京那会最终还是面了魔神,被赐予了一块海蓝宝石,也算是了掉了一大心愿。一直嚷嚷着10年之后再见面的10年之约,虽然说迟了点,但终究还是面到了。于是最终决定和联系密切的星图见一面,可这一面也成了最后一面。


2011年12月中旬的那个夜晚,也在记忆中逐渐模糊,时至今日,也想不起那时我们是在一种怎样的境况下见面。
依稀记得一部分细节,像是在去国家纳米中心的路上,看到了一块石头,你弯腰捡起并小心地放回花坛中以防路过的行人被绊倒之类的事情,而我在你身后跟随着,思绪飞快旋转,想来你必然是个认真严谨且善良的人吧。并且,只有常年走山路的人才会有这样的习惯吧,这让我对你的过去产生了好奇。
刚到北京那会,因为没适应有暖气的环境,南方来的我一直流鼻血。你告诉我那是正常的。
路过静园时,你吓唬道,这不是口热井,这里面躺着一个老教授,如果有人说话太大声吵到了教授,他就会飞出来。一会又说我的鼻血是老教授作妖,说我骨骼精奇天赋异禀,这是教授隔空采血样。
北大理科二号楼地下室有只猫经常过来要吃的,有一次你让我保持安静,说是没有吃的不好喂了,但又怕猫发现了有人在里面故意不给它吃。也就是在那天,我们一起去观看了双子座流星雨,在你那也了解了诸如“阴天会”等各种梗。
你带我去了国家纳米中心参观你的实验室,说这是你工作的地方,学姐说我很可爱,你就开始戳我的腰逗我笑,还说自己喜欢戳人痒痒穴。
临走时,你和我说,曾经和NEO吵过架,现在两人也不再联系,让我带点家乡特产过去,请我牵线来修复一下关系。我说NEO这么好的人,我和他说说便能完事,大家都是化学吧的,能有啥大矛盾,不就是写鸡毛蒜皮的实验上的事情么。至于后面有没有和NEO见面,那便不得而知,只是知道了从那之后,我们之间的关系又和好如初了。

后来,你回到了故乡,说是还是想回家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,北大的地下室不能住人了,辅导员要赶,在北京的生活成本又太高,也没办法租房。零星的对话中,谈到了自行车被偷不让报警研究所,要让马跑得快还不让吃草中心等等......我们互相告别祝好,或许以后再也无法见面了,但依然祝前程似锦。现在看来,一语成谶。

星图回家之后,我们依然保持着密切交流,我说一定要来桂林和龙胜,你说一定要让我来尝尝正宗的螺蛳粉。但因创业繁忙,就一拖再拖,就这样成了最大的遗憾。你说学习了烘焙和面点可以工作糊口,以后要去西藏的阿里天文台,我笑着说你要懂机加倒是可以和我一起来宁波折腾创业,日子辛苦但钱不会少,你便嫌弃地打趣说宁波的天空太亮了还经常阴天,我说你来宁波可以一起看台风,追风眼,我这的山顶上可是视野良好能望到海边。后来15年生日的那天,台风似乎带着某种祝福和目的一样让风眼在白天从宁波上空掠过,我想要是那天能和你一起去追风,想必一定是场难忘的经历吧。

说起天文,我说我的天文启蒙是4岁那年外婆抱着我去观看月食,2003年火星大冲的时候自己花钱买了一台天文望远镜,可没几天就让我给拆了。你笑着说我纨绔子弟,我说你不懂。09年日食的时候我拿相机直接拍太阳,CCD被烧出了噪点,你心疼地说我根本就是在浪费设备,笑我瞎折腾,但却又耐心地指导我如何拍摄日食。后来那台望远镜我还是给装了起来,但少了不少零件,幸运地是镜片都没少,也不影响观测。我很遗憾没有在天文的兴趣爱好上坚持下去,如果是这样,说不定和你接触的还会更频繁一点。

再后来,去到馆长那边打听关于你的消息,当说起你的故事时,也仅留下了一声叹息。再次回到北大,已然物是人非,偌大的一个学校寻不到你存在过的痕迹,虽遍地熟人,却总有陌生之感。便不再愿意和他人有过多的接触和交流,收拾好你的遗物便匆匆离开。幸得瞳的帮助,也是人生中第一次下榻酒店。若是在平时,随便找个网吧通宵容身,便可打发一夜。9月去面了馆长,馆长深夜才回。在北京天文馆内的沙发上缩着睡了一晚上,期间出门闲逛,抬头竟望见那星空璀璨,心里嘀咕着没想到北京这么严重的光污染还能看见星星,遂掏出手机开到最大光圈最慢快门拍了一张,还真就见那仙女和仙后群星闪耀。

2015年之后,和NEO一起多次前往你的故乡,在你家人的描述中,了解到了关于你的更多的故事,同时也心生一念想,想着把你之前没做完的科研继续做下去,善始应有善终。于是追寻着你的脚步去了北大,见了不少人,也开始了解和学习生物相关的知识,并且结识了北大生科院的朋友。馆长说提名小行星的事情得到了通过,编号为375043,这大概是最好的墓碑吧。

2019年面了水铝,得知大家都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之后,甚是欣喜,想着自己也一定要参与进来。男人至死是少年,活到老学(玩)到老的心态不能丢,科研的路很漫长,做好每一步就行,这东西就像游戏机房里的推币机,在硬币山崩塌哗啦啦往下掉的时候,没有一枚硬币是无辜的,或许就是某个不知名的人投下的微不足道的一枚硬币,让整个领域看见了光看见了成果。

未来的日子依旧会很忙,但我想我还是会往你家那边多跑跑,一来是有个念想,不至于到上穷碧落下黄泉,两处茫茫皆不见;二来是看望你的家人朋友,了解更多关于你的故事;另外,龙胜是个很美的小地方,我想把它当成是我人生落脚点的一部分。

我想写的关于你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,可是却不知道怎样提笔,思绪就一直卡在了某个节点上,似乎我们的时间也停止在了这个点。我想,我大概也是被困在了这个点吧。

将一个人的时间活成两个人的生命是极为困难的,在不经意间,我们互相复制着对方的人生,又迷失与自身对未来的期盼中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就这样走过了7年的光阴。不知不觉中,活成了对方的样子......

而后,世界分崩离析,我们也为了各自的前途,匆匆走散。

人类的一生,真是如同流星一般短暂。

我们很快就会再次见面的,当生命最终走向衰老,或因为种种意外,这必然走入到物质与能量的浩浩荡荡的大循环之中。

或许,等到下次见面时,我会带着你的科研成果来见你。

回到那个冬天,当我问你穷极一生所追的是什么时,你笑着说,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。

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我们也终将成为星辰大海
离线红色

只看该作者 板凳  发表于: 05-15
我看了好几天,我也觉得:国内这种社会环境,生存当然是第一位。可就是很多人,只考虑了生存,而失去了理想,甚至失去了思考的能力。
离线ovish1001

只看该作者 地板  发表于: 05-17
过来看看,愿一切安好~~~
我闻香而来 原地不动 却沾染一身记忆的尘埃~~~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